Recently
Archive
Category
Profile


0724

tumblr_o7uns5oPRb1v1k5edo1_1280.jpg

近日絕對是我今年來最失落的一段日子。
一直以來,不論是經歷了多麼悲愴的挫折,我總是會再度從地板上拾起那(曾被踩爛無數次)人定勝天的想法——
信念此物,幾乎主掌了我生命的全部,而伴其而生的想像力,更使我貧乏的生活處處充滿著令人玩味的隱喻性,填補著穿鑿在庸庸碌碌之中的空虛。

如今,我卻不得不逼迫自己承認,有時秉持信念僅是逃避行為的最大偽裝,或是(不得不)用以自我寬恕的投像。
但眼下,我又怎麼能既樂觀又實際的過日子;不被過去的行為所牽制,又同時將視線堅定地投向前方,戰勝對於徒勞無功、決策錯誤的長年恐懼。

有時候我能將眼神別開,有時候我因為健忘變成了別人,但我終將能夠行使奇蹟嗎?
或許我應該停止向天借膽,而更加地赤身去面對未知嗎?


2017.08.22(Tue) - :: nF


BP DIARY

DAY 1–
我不知道是紐約市的日落金光,還是他眼眸中的那一抹柔白攪動了我貧乏的內心。
在回程的途中,我無意識地駐足望向天空,發現所見之物是多麼的絢爛迷人,與他的神情、他的氣息全都交融在一起。


more


2017.07.21(Fri) - :: F


motherland

tumblr_os5nkyM3Ag1s39hlao6_1280.png

心靈故鄉的追溯,使得遠方的概念於我別具意義。
人自出生於世,便不斷地以向外擴展的方式往內追尋。在難以歸屬的成長經驗之中,來自他方的感召總不時輕觸著內在的意識。我漸漸得以歸結領會——我的故土存在在一個「先驗」的地方,難以觸及,甚至只得以事後頓覺。

more


2017.06.23(Fri) - :: nF


Sassy

N

我不知道摯友的定義是什麼。在年少時代,我曾義無反顧地追逐著心中完美的「友誼」狀態,
然而俗爛地,這個行為總是一次又一次深深傷害著我,使得多年後我寧願(又或是淺意識地)自主回歸到對友誼徹底開放的「非知」狀態。

但是現在我必須不得不、矛盾地、自我懷疑地,得以暫且稱以下這樣的人為我的摯友

我跟他之間無法誠懇地道謝,更無法誠懇地道歉;
所有掏心掏肺,挖出彼此情感脈絡的親密舉動,只會反向地使這段關係疏遠崩落,儘管以物理上視之是何其荒唐。

打從他回過頭來瞧見我的那天,我便這樣深切地教導自己、允諾自己:
在他終將離開之時,你必須也得轉頭全身而退——我便如此神經兮兮將此一信條如同脆弱的生物般自憐地捧在懷中,一路戰戰兢兢、忘懷得失地走到了現在。

若你期許自己能不求回報,那你必須對一件事情付出的量恰巧在可以不求回報的底線之前
這樣的道理看似大愛慧黠,但到底仍然是欺瞞哄騙;任誰都想讓自己的情感不停地擲入一個恰好的容器裡清脆作響。

今夜,我透過這篇文章注視著你。我曾經在這裡說過『我們再也不需要彼此了』,
我到現在都無法堅定地推翻昔日這個定論。


2017.05.24(Wed) - :: nF


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