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cently
Archive
Category
Profile


motherland

tumblr_os5nkyM3Ag1s39hlao6_1280.png

心靈故鄉的追溯,使得遠方的概念於我別具意義。
人自出生於世,便不斷地以向外擴展的方式往內追尋。在難以歸屬的成長經驗之中,來自他方的感召總不時輕觸著內在的意識。我漸漸得以歸結領會——我的故土存在在一個「先驗」的地方,難以觸及,甚至只得以事後頓覺。

more


2017.06.23(Fri) - :: nF


Sassy

N

我不知道摯友的定義是什麼。在年少時代,我曾義無反顧地追逐著心中完美的「友誼」狀態,
然而俗爛地,這個行為總是一次又一次深深傷害著我,使得多年後我寧願(又或是淺意識地)自主回歸到對友誼徹底開放的「非知」狀態。

但是現在我必須不得不、矛盾地、自我懷疑地,得以暫且稱以下這樣的人為我的摯友

我跟他之間無法誠懇地道謝,更無法誠懇地道歉;
所有掏心掏肺,挖出彼此情感脈絡的親密舉動,只會反向地使這段關係疏遠崩落,儘管以物理上視之是何其荒唐。

打從他回過頭來瞧見我的那天,我便這樣深切地教導自己、允諾自己:
在他終將離開之時,你必須也得轉頭全身而退——我便如此神經兮兮將此一信條如同脆弱的生物般自憐地捧在懷中,一路戰戰兢兢、忘懷得失地走到了現在。

若你期許自己能不求回報,那你必須對一件事情付出的量恰巧在可以不求回報的底線之前
這樣的道理看似大愛慧黠,但到底仍然是欺瞞哄騙;任誰都想讓自己的情感不停地擲入一個恰好的容器裡清脆作響。

今夜,我透過這篇文章注視著你。我曾經在這裡說過『我們再也不需要彼此了』,
我到現在都無法堅定地推翻昔日這個定論。


2017.05.24(Wed) - :: nF


Le Fau

pierrot.jpg

他現在認為,好似為人,始終只能拿一個半損的放大鏡去探照物事。
即便任何人都可以對某些事情有清晰透徹的洞察,但總有那麼一塊是無所參透,只能以經驗的或先驗的思想去補足。

或許就美感而言,他最後依然會偏向直觀地去感受這個世界的原味,
使所見之物全以情感的面向去衍生、增加情態,令他們去再現專屬於他的本質

無論是健忘或天真的特性,在淺意識裡,全然都是為了服膺一種直觀的美為目的。


2017.04.17(Mon) - :: t


dishonest forgiveness

100_8708w.jpg


現在不是夏天也不是冬天--不是任何該感傷的季節,
然而眼下我居然隨時都想要痛哭,隨時都覺得渾身不對勁,好似體內深處有一個異質的靈魂想要破除我的皮肉去抓取什麼,令我詭譎地匱乏無力又焦躁亢奮。

我只得以免強整理,那種情緒好似就叫失落;
在不斷地看見過去無法完全之事、難以兩全的情感,再反觀手邊不得不做的義務,試圖去追尋又碰上擋在眼前的一堵堵高牆。此時,再五個月後就即將遠赴異鄉的事實,更同時地鎮定著我,又尤其諷刺地、惡性地催化著那些躁動的情緒。
那些龐雜之事就快要迎來一個強制的終點,而在穿越那一個日子以後,我再怎麼放不下的東西,終究會找到它法塵埃落定。而在我如是作想時,同時間另一個、遠觀一切的第三方自我,不停地告訴著當下寫字的這個我--原來你就是一個有靈性的劣等人。你無法擺脫上天給你那些過量的感應能力,同時你卻又不斷地辜負著他們。

你知道嗎?你在辜負著他們。難道五個月後你就保證自己不會辜負他們嗎?



2017.04.13(Thu) - :: nF


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