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cently
Archive
Category
Profile


空氣流通

DSCF6145.jpg

就現實而論,將四面窗戶維持開放狀態這件事是愚昧的
這樣做往往會讓一些不必要的東西跑進來,儘管那時的我,對必不必要這件事早該有粗略的評判能力才是
我不是不明白,我只是不想相信那個——我僅僅是想罕見地對自己根深蒂固的性格抱持著肯定的態度而已

然而遺憾地,最近我決定要永久地封上幾扇窗
這勢必是反直覺的,因為不管審慎地關上它們幾次,那些窗子總會不小心又鬆脫敞開,灌上我一腦子的陰風
這二十幾年來,只要一件能引起我關注的事出現,都能使我本能地留守在建置於那一方位的窗前
像望著錫水杯似地悲憫虔誠,朝朝夕夕將目光投射於那幾乎已是非現實的向度中

窗啊,開啟所有窗不是錯的,但是確實是不太聰明的
世上,總有一些人大概一生都能維持著那樣的狀態
我也該是、我也能是,但我卻偏偏缺少了足夠的容積去保持空氣流通

「只要還有氧氣,稍微增加些氮氣有什麼關係,氮氣能維持新鮮而清新的狀態。少了那個,無論再多的氧都令人呼吸困難。」
可惜又一次地,惟有我的心智坐如是觀。


2018.09.21(Fri) - :: t


Turing

DSCF6366-2 copy

要說患了那種病,簡直就像過時的古代災厄突然在現代成真一樣
我還能畫出那樣柔軟的線條呢,我還能編織呢,我才做過了很多真正的自由之軀所能做到的事呢
那些功能不周的地方,只是這副血肉隨著使用而必然產生的耗損罷了
——那只是每個靈魂在下降時,所必然擦撞出的一些不完美罷了


2018.08.23(Thu) - :: F


不用平常的HB,而是用2B打底稿

DSCF3668.jpg
為什麼事態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急轉直下,我不曉得,
或應該說——我已經學會儘量不去徒勞地以理性分析生命中的許多事物了

無論是那傲慢無禮之人、那自溺可哀之人、那欺瞞哄騙之人、那不忠不敬之人
那非善類、那取巧者、那渾噩之徒、那竊賊、那平庸之輩
我將不再給予每個人同等的機會,而立定將善意投射於更為廣闊的所在

卸下一視同仁的笑臉為的不是自我成就,
而是儲備餘力,去奉獻於那些更為值得的


2018.07.13(Fri) - :: t


久違了,黯夜的凌晨三點鐘

DSCF5413-3.jpg

這些年來,我嘗試畫了很多I的肖像,組構出I人生在世那些或猙獰或淒美的生存片刻
難以說明,我是何以能夠明顯地意識到——或精確地說,區別出——是不是他就在那裡
就算是現在偶爾憶起他的時刻,我都僅僅作為一個沒有靈性的匠人,光是勾勒出表象都煞費苦心

I不像C(他當然不像C),是同我一起進行變化
我筆下的C,就是他當下原來的那個時刻,不多不少地佇立於彼方

早些年,我總認為自己肉身下就是I,但時間過去,我越來越難辦明自己究竟是靠近I或C的哪一方
I既非『只有我才能畫出來的東西』,或『隸屬於我風格下的產物』,又或『生活在我內心的住人』
這種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他是如實存在在遠處的那裡的錯覺感,開始隨著每次的捕捉失敗而日漸強烈了起來

我認為,且同時由衷希望,不管我給他起了什麼樣的名字、賦予了什麼樣的外貌
I對我而言,只不過是一個冷漠的外人,並能出於本能需要地去嚴正檢視我過去拙劣而炙熱的渴望

當你了解到捕捉心象的過程正在失敗時,若非誤入歧途,即為那是非你的身外之物。


2018.05.29(Tue) - :: nF



..() -



/